大风车

专注麻婆受三十年_(:з」∠)_

士言三十题(1.一方虚弱,一方半黑化)

    ①士郎你的正义呢?

    ②美美你这样会被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啊!

    ③想搞麻美子不会写肉_(:з」∠)_

    ④角色ooc,我只是想搞麻婆而已…

    ⑤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疼痛像一张细密的网紧紧地勒住每一寸皮肤,如同尖刀一般的,狠狠地,划破那一层脆弱不堪,顷刻间,血液流溢。


    “嗯,呃啊…”


      男人隐忍着无穷尽的痛苦,无力地发出低吟。


       “言峰,又开始疼了吗?”士郎拉开拉门,明亮的光几乎要灼伤了男人的眼睛。在少年人一连串的道歉声中亮度才又终于回到了言峰可以接受的范围。


      随之而来的,是止痛剂被一点一点用针管带进身体,液体从血管缓缓注入,那种充盈肿胀的疼痛感更叫人难耐。果然,并没有减缓什么,该被巨痛包围的地方还是固执地发出无声的尖啸。


        “感觉好一点了吗?”士郎蹑手蹑脚地去撩开言峰额前的发丝,细密的汗液倒映在少年明亮的眼瞳里。


        霎时无声,阳光被窗外的枯枝割碎,斑斑驳驳。


        “对不起…言峰…”五指并拢遮住脸颊,另一只手颤抖着拭去那些冰冷的汗液。



         啊啊,感觉到有什么温暖却战栗着的东西轻柔地滑过额头,抚摸脸颊,抵住嘴唇,又饱含留恋地拿开。其实并不喜欢别人用这样带着某种意味的触摸,但是,自己根本无法抵抗。


       于是,毫不意外的,嘴唇贴上来了。舌头相交,唾液黏连。这样的黏膜接触仿佛四周的空气也变得甜蜜了,与喜欢的人接吻的愉悦感如同咬破果实外壳里面的汁液喷涌而出的那一瞬间一般,但却又被强装冷静地凝为固体堵住那个名为“理智”的神经。


       言峰是病人啊,是我让他如此虚弱的…但是他害了很多其他的人…可他还是基督教徒,他信仰上帝呢,他爱他的信仰,他…爱我吗…?


       或许克制的爱恋对于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真的太难,当士郎准备下一步的时候,却发现言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浅浅的呼吸声吹走了少年脑内所有不好的念头。什么时候睡着的呢?也许在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吧…


       橙色的阳光撒在言峰的脸上,暖洋洋的,叫人懒散。所以,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对四周的一切放松警惕了,可悲吗?


       “但是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呢,言峰。”士郎微笑着凝视着他的睡颜如此说道。



       只有我们两个人。




   大概就是一个美美很虚弱的脑洞咯,原著有点难扑倒啊,所以成天都在意淫五次峰被士郎搞♂搞♂搞!但是我不太能写肉啊_(:з」∠)_,尽力了的说。

     最后,希望大家一定要守住这个冷cp啊!!!(´இ皿இ`)

         

       

     


评论(1)

热度(5)

  1. 绮礼神父大风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