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

专注麻婆受三十年_(:з」∠)_

枪言

黑色的藤蔓悄无声息地从墙角发芽,先是细弱的枝条缓慢地生长,在恶意的浇灌下变得更加粗壮,像是舔舐一般地,最终密密匝匝地爬满了白色的墙壁。


压抑的喘息在唾液交换中融化成交欢的呻吟。随着lancer急切的动作男人的身体也跟着摇摆起来,黑色的外袍被泛白的指节抓住,象征着信仰的十字架被遗忘于冰冷的地板上,在黑夜里闪烁着微弱的光芒。爱欲和快感在这具具有近乎完美的肌肉线条的身体上肆无忌惮地上下游走。


“嗯…啊!”炽热的液体不被允许出去,敏感的地方依旧被灼烧着温存,磁性的呻吟显得格外动听。随之而来的是甜美的魔力。


并不缺少魔力,只是淫欲罢了。


还记得那个外道神父妖冶地笑着——


我们只活在当下。


“相互依赖着…”lancer有点自嘲地笑了笑随即拥紧那个已经昏睡的人。


END


_(:з」∠)_我只会写肉,高逼格的实在写不来啊… PS:我写的基本都是黑泥峰,只能在精神上压迫汪酱的那种,诶嘿嘿嘿~

评论

热度(4)

  1. 绮礼神父大风车 转载了此文字
    这次终于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