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

专注麻婆受三十年_(:з」∠)_

枪言 一方兽化r18 慎戳!!



提前吱一声,因为是纯肉文啦,所以…嗯ooc什么的…大家就看着乐乐吧…



“噢,呵呵很合适嘛,蠢狗。”外道神父满怀恶意地勾起嘴角,看着库丘林头上多出来的兽耳。
“不准叫老子狗!而且为什么你没变!!”

“只有蠢狗才会喝卡莲带来的所谓的好酒吧,呵呵。”神父带着磁性的声音夹杂着几声笑意的喘息,也不知道为什么性感得让库丘林忘记反驳,甚至有些被蛊惑。不对不对,肯定是因为这酒的问题!

果然那个恶德神父一滴酒都没有碰,身体歪歪斜斜地靠在矮桌上,和服宽松地披在身上露出锁骨和胸膛。

“咕噜…”喉结随着吞咽唾液的动作上下晃动,库丘林感觉自己浑身开始发热,而裤裆里的那玩意儿也开始兴奋起来。

“哦呀,看到我穿和服就那么兴奋吗,尾巴都开始摇起来了。”言峰半眯着眼睛,故意侧了一下身子,露出半边肩膀来。修道之人的每一寸皮肤都是均匀的小麦色,几尽完美的肌肉线条暴露在开始升温的空气中。

什么是兽性?库丘林终于意识到自己远不只有长出耳朵和尾巴那么简单。猩红的眼睛几乎发出了一种可怕的光芒,身体猛地弹起,低声嘶吼着,双臂青筋暴起把言峰狠狠地抱进怀里。其实与其说是抱住不如用固定更加贴切。

言峰的双腿被强制固定在主导者的腰上,性器隔着一层布料顶在臀缝间源源不断地散出灼人的热量。同时手指迅速地从背部滑到股间,大力揉捏着臀肉,指尖不时滑过那个隐秘的穴口引起身体的一阵颤栗。而更为锋利的牙齿啃咬着锁骨和脖颈,甚至强行扭动言峰的头部,不停地嗅着被卷发遮住的后颈,就像是在享用美食前的巨型犬。

“哼,就这么…嗯,等不及吗,要不要我来教你下一步怎么做,嗯?”言峰腾出手隔出一点距离(也没超过10cm…)

被质疑技术问题显然等于往熊熊烈火上浇液态酒精一样,某只大型犬,爆发了!

直接把言峰推到在矮桌上,解开裤子之后,炽热的性器昂扬地挺立着。分开那个早就想狠狠蹂躏一番的人的大腿,长驱直入。

“啊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剧痛终于让那个恶德神父卸下了一脸的游刃有余,看着言峰疼地扭曲的表情库丘林立即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