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

专注麻婆受三十年_(:з」∠)_

我……我是谁?这是哪儿?

没错我就是断水流大师兄:

天天都在搬砖搬的飞起,所以又没更的了

更个送给钱哥的麻婆。

总之很痛苦

士言三十题(1.一方虚弱,一方半黑化)

    ①士郎你的正义呢?

    ②美美你这样会被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啊!

    ③想搞麻美子不会写肉_(:з」∠)_

    ④角色ooc,我只是想搞麻婆而已…

    ⑤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疼痛像一张细密的网紧紧地勒住每一寸皮肤,如同尖刀一般的,狠狠地,划破那一层脆弱不堪,顷刻间,血液流溢。


    “嗯,呃啊…”


      男人隐忍着无穷尽的痛苦,无力地发出低吟。


       “言峰,又开始疼了吗?”士郎拉开拉门,明亮的光几乎要灼伤了男人的眼睛。在少年人一连串的道歉声中亮度才又终于回到了言峰可以接受的范围。


      随之而来的,是止痛剂被一点一点用针管带进身体,液体从血管缓缓注入,那种充盈肿胀的疼痛感更叫人难耐。果然,并没有减缓什么,该被巨痛包围的地方还是固执地发出无声的尖啸。


        “感觉好一点了吗?”士郎蹑手蹑脚地去撩开言峰额前的发丝,细密的汗液倒映在少年明亮的眼瞳里。


        霎时无声,阳光被窗外的枯枝割碎,斑斑驳驳。


        “对不起…言峰…”五指并拢遮住脸颊,另一只手颤抖着拭去那些冰冷的汗液。



         啊啊,感觉到有什么温暖却战栗着的东西轻柔地滑过额头,抚摸脸颊,抵住嘴唇,又饱含留恋地拿开。其实并不喜欢别人用这样带着某种意味的触摸,但是,自己根本无法抵抗。


       于是,毫不意外的,嘴唇贴上来了。舌头相交,唾液黏连。这样的黏膜接触仿佛四周的空气也变得甜蜜了,与喜欢的人接吻的愉悦感如同咬破果实外壳里面的汁液喷涌而出的那一瞬间一般,但却又被强装冷静地凝为固体堵住那个名为“理智”的神经。


       言峰是病人啊,是我让他如此虚弱的…但是他害了很多其他的人…可他还是基督教徒,他信仰上帝呢,他爱他的信仰,他…爱我吗…?


       或许克制的爱恋对于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真的太难,当士郎准备下一步的时候,却发现言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浅浅的呼吸声吹走了少年脑内所有不好的念头。什么时候睡着的呢?也许在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吧…


       橙色的阳光撒在言峰的脸上,暖洋洋的,叫人懒散。所以,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对四周的一切放松警惕了,可悲吗?


       “但是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呢,言峰。”士郎微笑着凝视着他的睡颜如此说道。



       只有我们两个人。




   大概就是一个美美很虚弱的脑洞咯,原著有点难扑倒啊,所以成天都在意淫五次峰被士郎搞♂搞♂搞!但是我不太能写肉啊_(:з」∠)_,尽力了的说。

     最后,希望大家一定要守住这个冷cp啊!!!(´இ皿இ`)

         

       

     


枪言

黑色的藤蔓悄无声息地从墙角发芽,先是细弱的枝条缓慢地生长,在恶意的浇灌下变得更加粗壮,像是舔舐一般地,最终密密匝匝地爬满了白色的墙壁。


压抑的喘息在唾液交换中融化成交欢的呻吟。随着lancer急切的动作男人的身体也跟着摇摆起来,黑色的外袍被泛白的指节抓住,象征着信仰的十字架被遗忘于冰冷的地板上,在黑夜里闪烁着微弱的光芒。爱欲和快感在这具具有近乎完美的肌肉线条的身体上肆无忌惮地上下游走。


“嗯…啊!”炽热的液体不被允许出去,敏感的地方依旧被灼烧着温存,磁性的呻吟显得格外动听。随之而来的是甜美的魔力。


并不缺少魔力,只是淫欲罢了。


还记得那个外道神父妖冶地笑着——


我们只活在当下。


“相互依赖着…”lancer有点自嘲地笑了笑随即拥紧那个已经昏睡的人。


END


_(:з」∠)_我只会写肉,高逼格的实在写不来啊… PS:我写的基本都是黑泥峰,只能在精神上压迫汪酱的那种,诶嘿嘿嘿~

枪言 一方兽化r18 慎戳!!



提前吱一声,因为是纯肉文啦,所以…嗯ooc什么的…大家就看着乐乐吧…



“噢,呵呵很合适嘛,蠢狗。”外道神父满怀恶意地勾起嘴角,看着库丘林头上多出来的兽耳。
“不准叫老子狗!而且为什么你没变!!”

“只有蠢狗才会喝卡莲带来的所谓的好酒吧,呵呵。”神父带着磁性的声音夹杂着几声笑意的喘息,也不知道为什么性感得让库丘林忘记反驳,甚至有些被蛊惑。不对不对,肯定是因为这酒的问题!

果然那个恶德神父一滴酒都没有碰,身体歪歪斜斜地靠在矮桌上,和服宽松地披在身上露出锁骨和胸膛。

“咕噜…”喉结随着吞咽唾液的动作上下晃动,库丘林感觉自己浑身开始发热,而裤裆里的那玩意儿也开始兴奋起来。

“哦呀,看到我穿和服就那么兴奋吗,尾巴都开始摇起来了。”言峰半眯着眼睛,故意侧了一下身子,露出半边肩膀来。修道之人的每一寸皮肤都是均匀的小麦色,几尽完美的肌肉线条暴露在开始升温的空气中。

什么是兽性?库丘林终于意识到自己远不只有长出耳朵和尾巴那么简单。猩红的眼睛几乎发出了一种可怕的光芒,身体猛地弹起,低声嘶吼着,双臂青筋暴起把言峰狠狠地抱进怀里。其实与其说是抱住不如用固定更加贴切。

言峰的双腿被强制固定在主导者的腰上,性器隔着一层布料顶在臀缝间源源不断地散出灼人的热量。同时手指迅速地从背部滑到股间,大力揉捏着臀肉,指尖不时滑过那个隐秘的穴口引起身体的一阵颤栗。而更为锋利的牙齿啃咬着锁骨和脖颈,甚至强行扭动言峰的头部,不停地嗅着被卷发遮住的后颈,就像是在享用美食前的巨型犬。

“哼,就这么…嗯,等不及吗,要不要我来教你下一步怎么做,嗯?”言峰腾出手隔出一点距离(也没超过10cm…)

被质疑技术问题显然等于往熊熊烈火上浇液态酒精一样,某只大型犬,爆发了!

直接把言峰推到在矮桌上,解开裤子之后,炽热的性器昂扬地挺立着。分开那个早就想狠狠蹂躏一番的人的大腿,长驱直入。

“啊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剧痛终于让那个恶德神父卸下了一脸的游刃有余,看着言峰疼地扭曲的表情库丘林立即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金言(监禁play)

眼睛就像是污浊的泥沼,可一旦踏足,便再也无法自拔。这也算是一种魅力吧,真是充满了恶意。
吉尔伽美什轻佻地将绮礼的法衣领口翻开露出蜜色的皮肤。指尖灵活地解开衣扣…
“呼,呼,够了吧,吉尔伽美什!”“终于忍耐不住了吗~”纤长的手指捻起酒杯。
哗——,红酒一下洒在白色的内衫上,湿透的衬衣毫无保留的把它主人的身材展现出来。不管是漂亮的肌肉还是挺立的乳首都显现出了一种异样的妩媚。而这显然挑起了上古英雄王的性欲。
“真是绮丽啊!但是…”吉尔伽美什快速地把一枚药丸塞到绮礼的嘴里,融化在唇舌之间。
“让这张脸变得更有趣起来吧,绮礼。”
完全无法抑制身上那种奇异的感觉,浑身发热,而下体也很快就有了反应。
不想再反抗了…

嗯…就卡在这里了,不要打我_(:з」∠)_